掃描關注微信
知識庫 培訓 招聘 項目 政策 | 推薦供應商 企業培訓證書 | 系統集成/安裝 光伏組件/發電板 光伏逆變器 光伏支架 光伏應用產品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人物 » 正文
 
"光伏教父"施正榮歸來?
日期:2021-05-06   [復制鏈接]
責任編輯:zhouzhou_sxj 打印收藏評論(0)[訂閱到郵箱]
去年11月,亞洲硅業(青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洲硅業”)申請科創板上市獲受理,今年3月5日,公司回復了監管問詢,涉及股權結構、核心技術等多個問題。

據公開資料顯示,亞洲硅業成立于2006年12月30日,主要股東有出資4750萬美元(占比95%)的亞洲硅業(BVI)和出資250萬美元(持股5%)的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

雖然公司的董事長是王體虎,但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曾經的“光伏教父”施正榮。據“黑鷹光伏”統計,施正榮、張唯夫婦通過信托基金Power Surge Trust仍持有58.94%的股份,是亞洲硅業的絕對控股股東。

營利雙降毛利率落后,客戶高度集中

《每日財報》通過招股書了解到,2017年―2020年上半年,亞洲硅業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6.90億元、14.73億元、14.20億元、7.1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62億元、2.25億元、1.08億元、0.64億元。

2018和2019年的營收分別同比下滑12.86%和3.57%,2020年上半年的營收數據只相當于2019年全年營收的一半,歸母凈利潤在2018年和2019年也分別同比下滑37.7%和52.28%。

而同行業上市公司,如通威股份,其高純晶硅及化工業務收入卻在連年增長,2017年為32.28億元、2018年為33.17億元,2019年為51.79億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2.76%和56.14%。

事實上,盈利下滑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利潤率的下跌,數據顯示,報告期內亞洲硅業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44.33%、30.91%、19.46%和22.87 %,雖然2020年上半年綜合毛利率有所回升,但總體呈下降趨勢。

展開來看,多晶硅依然是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報告期內來自多晶硅的收入分別為15.26億元、12.41億元、11.89億元、6.11億元,占同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0.37%、84.30%、84.03%、85.64%。

此外,亞洲硅業的客戶非常集中,招股書顯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其來自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0.94%、59.76%、75.66%、95.88%。其中,2018年―2020年上半年,亞洲硅業的第一大客戶均為隆基股份,銷售收入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0.09%、40.73%、69.72%。

擴產后或過剩局面,或存對賭協議風險

隨著國內落后產能和海外高成本產能的退出,全球硅料產能從2019年65.3萬噸下降至2020年51.9萬噸。進入2021年之后,硅料價格不斷飆升,3月24日,國內單晶復投料價格達到125-130元/kg,成交均價127.3元/kg,而三月初的這一數據還是109.5元/kg。

在此背景之下,硅料企業紛紛擴產,保利協鑫的全資子公司江蘇中能與上機數控合作生產30萬噸顆粒硅,特變電工宣布在內蒙古包頭市投建10萬噸多晶硅項目。

而目前亞洲硅業的產能僅為1.9萬噸/年,不僅難以充分享受當下漲價潮,一旦行業先行完成擴產,那么公司產能建成后恐怕也會面臨過剩的局面。

此外,據招股書透露,亞洲硅業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于2018年10月和2019年2月分別與青銀鑫沅、未央新能源、青海匯富、寧波矽科、西開投、深創投、紅土創新、紅土創盈、藍溪紅土簽署了《股權轉讓補充協議》,其中含有退出安排的對賭條款。

若公司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未實現在中國境內公開發行股份并上市,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共同連帶回購投資方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權。

招股書顯示,本次發行前,上述9家公司合計持有亞洲硅業5690萬股股權,持股比例為21.42%。如此量級的股份回購,必然需要巨量資金支持。一旦上市失敗,亞洲硅業面臨的資金壓力可想而知。

“光伏教父”施正榮歸來?

施正榮絕對是中國光伏產業的一個頗具爭議性的傳奇人物。1963年,施正榮出生于江蘇省揚中市的一個農村家庭,因為親生父母家境窘迫,施正榮自幼被過繼給施家。

1979年,施正榮考上了長春理工大學,大學畢業后考取了中國科學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并獲得碩士學位,此后公派到澳大利亞留學,師從“世界太陽能之父”、2002年諾貝爾獎得主馬丁?格林教授,并在求學期間攻克了硅薄膜在玻璃上生長的難題,研發出多晶硅薄膜太陽電池技術,成功拿到博士學位。

2000年,施正榮帶著一份商業計劃書回國為他的光伏夢找錢。每到一個城市,他都會說,“給我800萬美元,我給你做一個世界第一大企業”。第二年,施正榮與無錫市政府達成合作,正式成立無錫尚德。

尚德的600萬美元啟動資金是李延人出面拉來的,土地幾乎是無償的,銀行貸款擔保也是一路開綠燈。2002年8月,尚德第一條生產線投產,產能是15兆瓦/年,相當于中國光伏電池產量此前4年的總合。

創業之初非常不順,如果沒有政府的扶持,尚德根本活不下去。2004年,轉機來了,歐洲加大光伏補貼,市場空間被快速打開。

2005年12月,控股尚德電力的開曼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施正榮榮登中國首富,并榮獲“光伏教父”“光伏界的比爾?蓋茨”等稱號。

2008年,金融危機來了,歐洲光伏補貼退坡,一切戛然而止,另一方面,從2006年―2008年,成本約20美元一公斤的晶硅,價格直接從22美元一公斤,暴漲到500美元一公斤。

無錫尚德鎖定了長單,但金融危機后多晶硅價格直線暴跌,施正榮還必須以約定價格進貨,收入根本覆蓋不了成本。2011年,“雙反”來了,光伏產業徹底崩塌了。

2012年初,國開行原本決定繼續給尚德注資,前提條件是施本人以個人全部資產做無限責任擔保,他們希望施正榮也能拿出目標和態度來,可這一提議遭到了施正榮的拒絕。無錫市政府也曾表示,希望他退出在尚德的個人股份,讓本地國資公司――無錫國聯接盤,同樣遭到了施正榮的拒絕。

施正榮不但未拿出個人資產做擔保拯救尚德電力,還通過各種關聯交易將尚德的財富轉移到自己名下,加速了尚德電力的倒塌。

2013年3月,尚德電力破產重整,并經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完成破產重整程序。隨后,Suntech Power Holding于2013年11月進入破產清算程序,2014年2月從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市。施正榮也獨自一人跑到澳洲,曾經的首富成了“老賴”。

有媒體報道,2014年離開尚德后,很長第一段時間,施正榮一個人住在澳洲,調整自己,自己開車、買菜、做飯、洗衣服。用了幾個月的時間,重新思索新的方向。

施正榮似乎并沒有打算在江湖退去。此后施正榮又以“上邁新能源董事長”的title回歸。2019年,施正榮一手創辦的Sunman(上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完成1200萬美元的B輪融資。

據2019年胡潤百富榜顯示,憑借上邁新能源,施正榮以25億元財富成為“2019胡潤百富榜”新晉成員。這是無錫尚德2013年宣告破產,時隔6年后,施正榮重登中國富豪榜。

若此次亞洲硅業成功登陸科創板,施正榮將成為首位帶領兩家不同企業在美股和A股上市的光伏大佬。同時,隨著亞洲硅業上市,施正榮的個人財富也將隨之水漲船高。

不過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帶著關聯交易、掏空公司的“前科”,亞洲硅業報告期內又存在營利雙降,多晶硅毛利率低于同行,客戶集中度高,或存對賭協議等諸多問題,其上市之路或非坦途。

原標題:“逃兵”回來了,施正榮欲攜亞洲硅業登陸科創板|IPO研究院 
 
掃描左側二維碼,關注【陽光工匠光伏網】官方微信
投稿熱線:0519-69813790 ;投稿郵箱:edit@21spv.com ;
投稿QQ:76093886 ;投稿微信:yggj2007
來源:每日財報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圖文新聞
 
熱點新聞
 
 
論壇熱帖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會員服務 | 企業名錄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蘇ICP備08005685號
 
美女图片131